《利瑪竇音樂劇,恩保德神父分享:「眼淚」》

文:靈火記者報導及節錄恩保德神父的分享

bonfire281_02-1

大家利瑪竇音樂劇,有沒有流淚呢?很多年前我看過一本書,是一本自傳,它講了一件事情讓我檢討自己。這本書的作者說:「我年青的時候訓練自己怎樣要控制自己的感覺、我的感受,不要讓自己的感受那麼激烈。我控制得成功,我可以控制我的感覺、感受,但是他說:「我很後悔做了這些事情,這影響了我的一生,現在我學很多東西,我的IQ很高,但是我沒有什麼感受,沒有什麼感覺,我的生命缺乏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。」

各位朋友,我很想和大家坦白分享,我也很相似這個人。我年青的時候、驕傲的時候,我覺得應該控制自己,不要被感覺控制自己,我記得以往我看見一些很特別的東西、未見過的事情,我要控制那種新鮮感、各種各樣的感覺,那份驚奇感也要控制。但是我要告訴大家,我也後悔自己做了這些事,浪費了很多自己的精力,浪費了。今年我85歲,我仍然覺得自己缺乏感覺、感受,我內在很多感覺,但是大家是否知道,我的眼淚到了我的眼裏面,但是出不到來。我聽到利瑪竇說:「利瑪竇離開家庭去讀書的時候說要做神父,他甚至離開意大利沒有和他父親說聲再見。」我也很相似利瑪竇。

這個音樂劇為我非常之接近,我離開意大利的時候,我不單止不通知父母親,我有一個很慘的經驗,我離開家裏那天早上,我的母親很反對我離開意大利,她不反對我做神父,但是她反對我離開意大利。她挑戰我,當我要離開,她很有計劃,站在我的面前,在門口開門,然後她在門口暈倒地上,但是她暈低得很準確,整個門口被堵住,好像向我說,如果你要離開,你就要跨過我的身體。我跨過了,我是這樣的離開意大利。以後15年,我和媽媽沒有溝通,但是我媽媽是我最好的老師,甚至現在,在我的分享中,我時常提及我媽媽,大家聽我的故事很多是我從媽媽和我相處之中拿出來的。我媽媽不懂簽名,連自己的名字也不懂寫,但是她的智慧來自上天,是天主給她的恩賜,不是因為讀書,我時常感謝天主給我一個不識字的媽媽,媽媽沒有讀過《聖經》、《福音》,在家中我沒有見過《福音》、《聖經》,因為我媽媽不懂讀,但是我媽媽是我的《聖經》,這個人是我的《福音》,我在她身上學《聖經》,不是在修院上堂學那些解釋。

今晚我想講「眼淚」,媽媽教我「眼淚」的意思。她知道我是一個反叛的人,香港一個學生逃學兩三日已經大件事,但是我逃學一年,我媽媽是很慘的,她要捉我,要帶我返學,每日她帶我到學校的門口一放手,這個兒子好像猴子一樣走去不見了,直到夜晚返屋企。第二天早上又再重覆,過了兩個月,她說:「你不喜歡返學,算了。」她不是嬲,也不是打我,她講一句說話讓我永遠會記得:「好,你記住,你越頑皮、越不聽話,我越會愛你。」這麼多飽讀詩書的人,這麼多讀那些教仔女課程的人,我都沒有聽過這個字,但是我媽媽,我越不聽話,她越愛我。當時我覺得:「Very Good,好了,我繼續做我自己喜歡的事,你儘管愛我就可以。」但是現在我非常明白,她講的這句說:「媽媽的眼淚是子女長大的肥料,有味的,是肥料,必須的,有用的。」真的,所以我明白「眼淚」是不便宜的。這不是我眼淺的一回事,不是這樣簡單,媽媽的眼淚很珍貴的。為什麼呢?因為充滿愛,這樣它變成我的肥料,我想我有機會長大,沒有這個肥料,即是我媽媽的眼淚,就沒有恩保德這個人。

利瑪竇有沒有眼淚?「有」。他是一個很聰明的人,當他在葡萄牙等船的時候,當時船還沒有到,在這段時間,他學了葡萄文,很流利的葡萄文,他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,但是利瑪竇在中國要付出很多東西,要「流淚」。我要多謝他們,我每晚溫習利瑪竇,我看了很多書,但是我籌備這個劇不是靠看書的,是活的利瑪竇,學習利瑪竇在痛苦之中、在困難之中、在眼淚之中付出他對中國的愛。

所以利瑪竇的「眼涙」是新中國誕生的肥料,我在福音中每次看到耶穌的朋友拉匝祿死了,而耶穌流淚了,我最喜歡這一句,天主也學習怎樣「流淚」,如果耶穌不是從天上下來這個世界上,他也沒有經歷過這種「眼淚」。

bonfire281_02-2我見到有些觀眾看這齣音樂劇有「眼淚」,「眼淚」如果有愛在其中,可以救人,但是如果「眼淚」是扭計的「眼淚」,如果那些小孩子要多一個玩具,要這樣要那樣……,這些「眼淚」不是我所提的「眼淚」。這些是需要控制的,但是如果「眼淚」有愛,這是十分厲害的,這個力量很大。

各位我不敢恭祝大家繼續哭,但是我恭祝大家繼續做你所愛的人、你的子女、你的朋友他們長大的肥料,多謝大家!

圖片由作者提供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