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nfire277 bonfire277

《保祿朝聖之旅:天國臨近了

(韓大輝總主教講道)》

《靈火》記者輯錄及整理

筆者參加九月份董思高主辦的保祿傳教路線的希臘朝聖之旅,喜獲梵蒂岡駐希臘大使韓大輝總主教接見,並參與部份行程,又為朝聖團在希臘雅典的聖狄約尼削座堂(Dionysius)舉行彌撒。筆者將彌撒內容整理,現與《靈火》讀者分享。

bonfire277_02-1
韓大輝總主教在雅典聖狄約尼削座堂講道

宗徒大事錄(17:16-34)記錄了保祿在雅典的傳教活動,在這個當時多神的地區,保祿並沒有什麼大的收穫,當時的一位議員狄約尼削是少數聽從保祿皈依基督的人,相傳狄約尼削後來更成為了雅典城的首位主教。朝聖團在這個狄約尼削座堂舉行彌撒,韓總在這背景講述「天國臨近了」,並鼓勵大家以信德的眼光去感應天國的事實。他的講道內容重點整理如下:

天主的國臨近了,這個「臨近」不是一個意念,而是一個可見的事實。耶穌的部署是希望人感受到,表面上天國好像是一個很遙遠的地方,但是隨着耶穌臨現在這個世界之上,天國已經出現。怎樣出現了呢?今天的福音講七十二個門徒出外傳教,這些人是很簡單的人,但是他們彼此合作,到不同的村落傳教,就是這樣實在的,他們帶來什麼呢?原來他們帶來治療的恩寵、覆手、祈禱…,病人得到痊癒,如果他們接受耶穌的信息,他們曾得到真正的平安,這些門徒也將真正平安帶給他們、家居的平安、社團的平安,所以這些都是他們傳教的事實。當人按這些態度生活下去的時候,這就是天國的臨現。

耶穌離開了這個世界,坐在天父的右邊,仍然以奇妙的方式和我們世人在一起,保祿來到這裏,大家來到這裏朝聖,亦感受到這裏的民風,感受到保祿當時傳教的情況。在聖伯多祿和聖保祿瞻禮的日子,這裏的教區會將他們的聖像畫放在聖堂之內,作特別的敬禮、晚禱等等,在希臘為這些天主傳統教會是一個重要時刻,他們會聚在一起作祈禱。

bonfire277_02-3
雅典聖狄約尼削座堂內貌
bonfire277_02-2
雅典聖狄約尼削座堂內貌

不過我們來到這間聖堂就會記得當年那位高官聖狄約尼削Dionysius。當他皈依之後,他就傳道,他的追隨者寫下一些道理,對傳教非常有用,這份著作在教父時代稱為《拓命》,其中有人寫了一本書《論天主之名》。這本書其實就是講天主之名,意思就是當我們要和天主建立一個關係,這位天主是否可以是一位「無名之神」呢?大家記得保祿在希臘傳教的時候,當時的希臘人就是在祭台上要供奉一位神,大家都不知道怎樣稱呼他,這位「無名之神」,大家不知道怎樣朝拜他才對,萬一有一位神我們不知道,我們也不要錯過,我們也懂得敬奉祂。保祿就是從這個論調開始,保祿於是向這班人說:「你們非常之好,對一個你們不知道名字的神也有祭台供奉。所以今日我就要向大家說這位「無名之神」的名字……。」這本《論天主之名》的書就是從這個對話開始。為什麼用對話呢?因為保祿來,他不是不懂得希臘的哲學,他是一個受希臘文化教養的學者,所以都很了解希臘人的遠古哲學的傳統,他認識亞里士多德、柏拉圖等的人。

當年就是在這個議會堂之上,保祿講到耶穌死了,這些人本來很感動,這個人來到世界,有來自天上的能力,講博愛、講真福八端,為朋友捨棄了自己的生命,這個是最偉大的愛情等等,甚至乎到了最後,這位耶穌死了在十字架之上,這些人覺得他十分之偉大。而這些說話讓他們記起蘇格拉底,當年他就是柏拉圖的師傅,柏拉圖非常受這位師傅影響,不單是因為他的學識,更重要的還是他的見證。

蘇格拉底有什麼見證?當時蘇格拉底和希臘的君王的觀點不一樣,當時皇帝有很大野心,東征西討,好像打回來的天下就是歸於皇帝,想像一下那些年青人,他們為皇帝上戰場,他們的生命也極為寶貴,青年的生命需要珍惜的。當時希臘君王不以為然,不予理會。蘇格拉底認為人不幸被鎖在這個現世的肉身當中,所以他歸納人沒有這份自由,而真正的自由就是要離開這個肉身,這個才是真正的自由。為離開這個肉身要設法在有肉身的生命當中,割切及拒絕只求肉身快樂的一切事情,包括:財物、權力及其他種種的邪念。君王於是捉了他,因為他煽動自己年青軍人,但是皇帝也不能夠無故殺害他,因為皇帝也擔心有一些人反對他,於是皇帝想了一條毒計,皇帝說:「既然間蘇格拉底你說肉身是一個囚牢、是一個監獄,我現在就賜你一個機會,你有膽量就飲了這杯毒酒,飲完這杯毒酒之後你便可以解決你囚禁自己在肉身之內的問題。」皇帝其實在想,如果他不喝這杯毒酒,即是蘇格拉底所講的自己也不信,即是沒有效,其他人也會不信他所宣揚的學說。如果飲了這杯毒酒,問題就會解決,因為蘇格拉底就永遠不會存在在這個世界之上。

為蘇格拉底,這是一個兩難的局面。不過皇帝想不到,人的思想不單是物質,還有精神,而這是可以傳遞的,而當年柏拉圖就在他師傅蘇格拉底旁邊,蘇格拉底對着皇帝說:「我喝這杯毒酒。」所以柏拉圖的印象非常深刻,不覺得他的師傅不單單是說,而且做得到,有一個具體的行動,以表示人的自由要不惜犧牲現世的生活。蘇格拉底喝了一杯毒酒,於是柏拉圖就要發揮蘇格拉底的思想。

所以當保祿來到希臘向外邦人講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,基本上,他們會覺得高興,因為他們懂得戒絕、捨棄現世的權力財富及種種不好的思念而死在十字架上,這個是一個偉大的地方。但是也有一個矛盾之處,耶穌經過三天之後復活,於是這些人就問,究竟為什麼要復活呢?復活的意思就是你已經離開這個監獄,為什麼又要走回這個監獄呢?所以這些人聽了保祿的說法之後有所反應:「保祿你說得不錯,不過我們還是改天再談吧!」這些人不相信耶穌,所以保祿沒有辦法繼續在希臘傳教下去。

狄約尼削很明白希臘人,知道他們為什麼不能夠接受福音,因為知道他們認為肉身是監獄,所以他要特別說復活的身體不是一個監獄,而是一個「光榮的身體」,所以這個身體和現在現世所做的事是完全不同的,而且需要有這樣的一個身體,為什麼呢?因為天主聖父這樣愛了這個世界,以至派遣他的兒子取得肉軀而成為人,所以這個肉軀是聖子所擁有,所以這個肉軀不可以是囚犯,已經成為人最成全的地步,而且這個肉軀在耶穌復活之後變了,而耶穌在山上顯聖容的時候,在耶穌復活之後,他就向人說他享有一種精神的力量,和他在現世上的肉身是絕對不同的。 ( 下期續 )

bonfire277_02-4
雅典聖狄約尼削座堂外貌
廣告